笔趣阁

131.131.号角起

苏小凉1个月前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初春,三月的锦州城美如画卷般,四处是郁郁葱葱,迎春花开,明黄色的小花朵绽放在灌木丛中,蔓延出花坛,垂落在地上。[12小说网]

这幅安逸宁静的情境,洋溢在锦州城内。

暖风送花香,正是踏春好时节,每年的这时候会接连热闹上好两个月,天天都有人出城去游玩,好游山玩水的能在外面呆上半月一月。

但今年却是另一番光景,从三月初兵临城下时,锦州城就处在紧张的状态,再无人出城去游玩。

陈统领率三千兵马在锦州城外五里地驻扎,第二天就派了人到城门下,要求见乔将军。

陈统领的目的是为劝降,要是乔将军开城门投降,皇上便不会追究此事,乔家不会因此受难,锦州城的百姓也能免遭战火波及。

与陈统领一同前来的杨大人就是这个负责说服的人,他不仅是要说服乔将军,还要来劝拥兵自立的二皇子不要再执迷不悟。

但这些话,更像是说给锦州城的百姓听的,而不是说给纪凛听。

提他被南平人救走,再提他拥兵自立,听起来就是六皇子和南平人合谋,企图覆灭大晋,要给当年的南平人报仇。

乔将军在城墙上哈哈大笑,他与陈统领不熟,和杨大人倒是旧相识,习武的不愿和文人为伍,乔将军嫌的就是他们这幅文绉绉的样子,说话也喜欢拐弯抹角:“杨大人,执迷不悟的到底是谁你心里不清楚么,德王那身子骨,连个孩子都生不出,还得从齐王那儿过继世子立为太子,你们这群人平日里不是最喜欢把正统挂在嘴边,齐王世子这都隔了一辈,你们也能接受,这算什么正统嫡出?”

“还有那卫国公,一把年纪非要争什么嫡长,皇上登基三年,可有什么对不住大晋的地方,在位期间多的那些事你们都没瞧见?你们这群人啊,我看就是太闲了,就该把你们扔到北岭去,尝尝那边吹上半年风雪是什么感觉,整天喊着为国为民,泰州那儿的旱情你怎么不去管,平府水患你怎么不管,四处造谣生事,编排皇上的不是,也是皇上仁慈,换做当年的先祖皇帝,你们还有命活么,你为官多年,说的这些话老脸羞不羞!”

“我告诉你们,本将军支持的就是正统,是先帝过世之后,太后娘娘亲自主持,四家合力拥护登基的皇上,没争没抢,也不是那个连四朝元老都下的去手的德王,杨大人,你要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这大晋迟早会毁在你们手里,你也不看看这天变成什么样了!”

放狠话谁不会,文官最为擅长的,武官也会时,就没什么优势了。

乔将军说完后看着远处的杨大人,瞧那神情,怕是气的不轻。

杨大人的确是气的不轻,更多的是乔将军话里的意思,一旁阴霾着神色凉凉了一句:“杨大人说的这些有何用,若这样就能劝的他们开城门交出逆贼,我这几千兵马就是来做戏的。”

“你!”

杨大人转头,区区一个从营里提拔上来的佐将,做了统领后这么嚣张,这陈家比那姜家还要会仗势。

“杨大人还是去后头坐着的好,以免刀剑无眼,伤了您的尊贵。”陈统领没把他放在眼里,冷哼了声转身下令,“投石准备!”

这边乔将军下了城墙后,见到等在下面的谢岐,哈哈笑着走上前去,拍了拍他肩膀:“多亏谢大人出的主意,痛快啊。”

看起来比乔将军年轻许多的谢岐,修身而立,颇有几分仙骨味,他笑着提醒乔将军:“劝说不成容易恼羞成怒,将军要提防。”

“就陈家那小子,哼,老子在拢州打商国人时,他还不知道在干什么。”乔将军脸上的笑意褪了下去,转而是来自军人的凌厉,在他看来,德王将驻守在北岭的兵马召回来这么举措就十分的不妥,虽说这些年来北岭那儿太平了许多,可依旧是存了许多隐患,现在一下抽走了上万兵马,届时想补救都来不及。

话音刚落,城墙上有士兵匆匆赶来禀报,瞭望塔的守卫发现,三里地外有大批人马逼近,前面是投石车。

来的比谢岐预计的还要快,看来他们本就没打算劝服,乔将军对谢岐拱手,沉凝着面色,带人上城墙。

一刻钟后全城戒备,锦州城内,距离城门口较近的地方,卖菜的老汉刚收下钱,由城墙传过来的低沉号角声,惊的他险些把铜钱都抖掉了,众人朝声音来源处看去,城墙外的天空忽然变得雾蒙蒙的,像是烟尘滚起来,还有马蹄嘶吼声传来。

还没反应过来,众人的视线里,有什么从远处飞过来,朝着他们的方向。

不知谁喊了声小心,就在菜摊子前不远处,轰的一声巨响,远处看很小的东西,突然变的很大,砸在了摊子前的一个草屋,将草屋顶砸了个大窟窿。

众人都被这巨响给砸懵了,好半响都没有人反映过来,大家木楞楞看着那草屋。

轰的又一声,整座草屋坍塌,烟尘四起来。

众人纷纷退散开去,神色慌张的朝四周张望,朝那东西投过来的方向看去,又有砸过来的,城墙附近顿时乱做了一团。

行人的脚步变得匆忙,往家里赶去,城墙附近的人谁也不敢再呆在这儿了,收拾了东西赶忙往锦州城里避。

不断有投石抛进城,越过高高的城墙,落在近一些的地方,巡逻的官兵有序的组织住在城门口附近的百姓往里面撤。

距离城中心最近的一座书院内,暂停授课的屋舍内已经安顿了不少百姓,沈嫣从后院出来,抬头看了眼城墙方向,前边灵珠带了几个人过来,分散开后分别带去了还空着的屋舍,安顿好之后朝沈嫣走过来:“娘娘,您怎么来这儿了,我送您回府里去。”

“三月天还是有些冷的,你去瞧瞧这儿的棉被够不够,这些人匆忙从家里赶过来,怕是也没带什么。”透过窗户沈嫣看到屋内百姓脸上的愁容,心中也不好受,“傍晚放粮时记着些,别让人争抢。”

灵珠点点头,将她扶到了后面,还是不太放心:“我先送您回去。”

沈嫣知道她是在担心有人混进城后一直埋伏着,如今城内有些乱,再生出些什么事来都顾不及,便点点头:“好。”

灵珠陪着沈嫣离开书院,书院外府衙还征了些客栈来用,城中无人进出,客栈也没生意,老板做了顺水人情,届时衙门再补贴些,也都应下来了。

沈嫣望向那一处,城门外的天空,和靠近百步岭的分成了两色,一面清澈一面蒙尘。

忽然,靠西的位置,一群鸟雀惊起,从她们的上空略过,朝着东侧那儿极速而去。

可西侧那儿并没有什么动静,那是另外一个小城门口,守在上面的士兵也没有发出什么警报。

“风向不是这样的。”灵珠看着那群飞走的鸟儿觉得有些奇怪,开春时节由南往北,这方向也不太对,而且看起来像是逃命。

灵珠心中咯噔了下,扶了沈嫣上马车,坐在面前让车夫驾车回府,一路上越想越不对。

等到了同知府后,送皇后娘娘进府,灵珠借了马,往北城门赶去。

…………

靠近城门附近的屋舍被毁了很多,灵珠赶到的时候,城外战况激烈。

灵珠匆忙找到了在内营中的阿爹,谢岐正在和乔将军商议百步岭中的安排,灵珠拉住谢岐:“阿爹,我看到有一群鸟从西城门那儿飞过来。”

西城门挨着百步岭,若是鸟儿迁徙也不像是如此,倒像是被什么惊起来,一群飞过,由西向东,并非是往南北。

谢岐与乔将军对看了眼,即刻派人前往西城门,就这时,皇上那边也派了人过来,西城门附近的林内似乎有异动。

当天夜里,西城门外的林子内,紧挨着百步岭的坡上,乔将军部下率人放烟,熏出了数百企图偷袭的士兵。

西城门不比北边松懈,但因挨着百步岭,在巡查上增加了些难度,十里之外进山就看不到人了,若是沿着林子过来,这边瞭望塔上的守卫也不容易察觉。

陈统领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想趁着夜色遮掩偷袭西城门,人都已经准备就绪了,就等时辰到来,却反被林子内突起的滚滚浓烟给逼了出来,出了林子之后,等待他们的就是蓄势待发的弓箭。

放烟的办法是谢岐提的,林子内不能乱投火石,一旦着火,整片林子都要遭殃,若是这边带人进去,黑漆漆的看不清,还会被他们偷袭,于是谢岐用了个老办法,当年他们从南平王宫逃去山里,担心大晋的那些士兵会发现端倪追进去,在山中的低谷处曾接连数日放过浓烟,燃烧稻草桔梗会产生大量的浓烟,吸入之后能呛到视线模糊眼泪直流,根本无法再在林中坚持。

虽说这不是杀人的办法,却能将人逼退,用于此处也十分的有效。

将藏在林中偷袭的人悉数抓获后,消息回禀到了府内,纪凛亲自去了一趟府衙,与谢岐和乔将军商量过后,将这数百士兵的衣服统统脱下,乔将军这边的人穿上这些衣服替换,让流云和流风也混入其内,趁夜返回那边的军营。

天没亮,停歇不过几个时辰的城外,十里地处扎营的地方,突现了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