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02.102:守护与她

苏小凉1个月前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二哥和那些黑衣人有关的事, 他之前在刑部尚书呈递香柳弄的证据时就已经想到, 从香柳弄中抓到的那些黑衣人手上都有烫印, 和崇山林中遇袭时抓到的那两个黑衣人是同一批, 二哥与遇袭的事也有牵扯。|m.|

但纵使已经想到这么多, 纪凛也没能料到, 行刺他和菀青的其中一个黑衣人就活生生出现在他们眼前, 入宫, 见面, 还和菀青单独逛过园子,在他们的面前经过数次都没有被他们察觉到, 其中又有无数的机会她都能对菀青下手, 而要是真的发生了,他一次都救不及。

来的路上每每想到这个,纪凛就心有余惊,万一她真的出了什么事,他该怎么办。

沈嫣微动了下,脸颊覆在了他的手心里,纪凛怕吵醒她, 便没有再动,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眼神微闪着。

二哥明目张胆的把一个杀手带在自己身边, 以侧妃的身份, 还能时常入宫见太后和皇后, 他不是觉得自己计划的天衣无缝可以瞒住所有人, 而是他根本不在意让他知道,正如他做这些的目的一样,已经摆到了他的眼前,让他看的清清楚楚。

二哥想要这皇位。

香柳弄中的那些东西看似是来不及带走,可若以二哥的心思,这种会留下把柄的东西怎么会不及时收起来,让常大人给搜到,与其说二哥知道他发现了那些,不如说他很可能是有意如此,要让他知道这些事与他有关。

但二哥从没有明着开口,那天在清水镇最多的还是关切,也不担心他会去捉拿徐侧妃,因为二哥知道,他手上没有确凿的证据。

他的这般行径,倒像是等着他有一天忍不住,亲自开这个口。

当初三皇子和四皇子联合谋害二哥是真,摔下悬崖是真,被山兽叼到山洞中或许也是真,但进山采药意外救人,恐怕就是他们对外的说辞,这些黑衣人训练有素,徐侧妃的身手比他想的还要好,这些人就是大哥过去养的杀手。

这样一来,一切才说得通。

大佛寺中杀了上尘大师是为了阻止祭天大典,对济生大师下手也是。

兄弟之间差的仅仅是谁先捅破了这层纸。

而今日朝堂之上他为王国公说的那番话,已经显露了他的本意,南平一事,就看他如何选。

床上的人有了响动,沈嫣梦中伸手时抱住了他的手臂,继而,她醒了。

睁开眼时看到皇上,沈嫣笑了:“我还以为是在做梦,什么时辰了?”

“不早了。”纪凛给了她一个缓和的笑,摸了摸她的长发,“我吵醒你了?”

“刚才梦到您了。”沈嫣见他还没将衣服换下,抬头看了眼窗子,透进来的还是走廊里的灯,还没到早朝的时辰,于是道,“您陪我睡会儿。”

纪凛脱下衣衫,沈嫣往里侧躺,待他躺进来后靠到了他怀里,眯上眼轻轻道:“南平的事,皇上不要着急。”

她的语气显得不太在意,就是想让他安下心来,纪凛低头亲了亲她,沉声道:“好。”

之后帷帐内安静了下来,纪凛看着她安睡的神情,握着她的手,放在两个人的中间,正好贴着她隆起的小腹,眼底的神情变了变后,逐渐染了坚毅。

倒不如都将这些事给推上台面。

…………

接连下了数日的大雪终于在腊八的前一天停了,大雪覆盖了阜阳城,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沈侯府这儿大清早忽然接到了九庄那儿送过来的报丧讯,昨天夜里,傅阁老过世了。

消息传到院里时沈老侯爷正在打拳,沈侯爷匆忙将信交给父亲,沈老侯爷看到之后,沉着脸,什么都没说,转而回了屋换了身素色的衣服。

沈侯爷这边准备的也快,让沈大夫人备下东西后,父子俩急匆匆出了府,坐上马车赶往九庄。

腊八节时放了两天假,没上早朝,消息传开来总是慢一些,等到报丧的人一家家跑过后,在腊八节的氛围中,大家终于知道傅阁老过世的消息,准备前去傅家奔丧。

对于年轻一辈人来说,这名字还不太熟悉,大概也就知道些过往的事罢了,上了些年纪的都知道,傅阁老是先帝在时的三朝元老,备受尊重的老臣,本来早就要致仕的,被先帝挽留到七十才退下,致仕十三年每年都还有许多人前去拜访,三年前的八十大寿,满朝文武,大半的人都去道贺了,不在阜阳城的都派人送了贺礼,他的学生有很多,如今在朝中的,沈老侯爷就是其中一个。

在大晋,能活到这岁数,都是能五代同堂了,办的丧事也是喜丧,没什么值得大伤心的,到下午时沈老侯爷赶到九庄,傅家祖宅内,傅家几代人都在。

傅家大老爷将沈老侯爷迎了进去,没去灵堂,而是径直去了后院的书房,进去之后关上门,灯都没点,两人暗声交谈了起来。

听到八十三岁高龄的老人过世,别人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去了也就去了,但沈老侯爷听到报丧后就觉得不太对,老师的年纪是很大,但身子骨却一直很硬朗,若是身子骨有恙去了也就去了,可前阵子他才来过啊,没隔多少日子,也没听说傅家这儿传老师身子不舒服的消息,就这么去了,他不得不多想。

赶来后听了傅大老爷一席话后,沈老侯爷更是坚定了心中的猜测,书房内安静下来后,两个人对望了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想说的,这又是要起风浪了。

傅阁老走的很安静,既没中毒也没受伤,昨天夜里睡下后夜里还叫过水喝。

寻常时候,大清早天没亮老爷子就要起来了,在院子走两圈活动一下筋骨,再用早食,但今早守在外面的管事见天都有些亮了老爷子还没起来,便推开门进去瞧,傅阁老还躺在床上。

叫了两声后没反应,管事上前查看,这才发现躺在床上的老爷子已经没有了声息,人了凉了,过世多时。

傅大老爷即刻派人搜了前后,在屋里的窗台附近发现了并不明显的痕迹,可能是闯进来时脚底沾了混着泥的雪,掉在地上后融化了,这就留下了些印记,夜里看不出,等到白天时候看像是脏水渍。

“来的人十分小心,外头的痕迹都擦了。”傅老爷子也来不及悲伤,自己父亲的身子他哪能不晓得,心里大略知道一些事,前些天皇上派人去南平调查当年的事,父亲是随先帝御驾亲征的,后又在南平留了快一年,知道许多事。

要是真的审查起来,必定是要请父亲出来询问一些当初的事,而父亲的话在朝中又极具有分量,如今就这么去了,傅大老爷不得不多想。

傅大老爷又交给沈老侯爷一封书信:“书房内也有被翻动的痕迹。”

书信很长,但内容还没来得及写完,也没来得及派人给沈老侯爷送过去,傅阁老像是能预料到什么,将这书信压在了床铺底下,如今是冬日里,厚厚的褥子下面藏了这样一封书信,躺在上面都不易被发现,要不是今早抬尸首清理时翻床铺,傅大老爷也找不到。

沈老侯爷将书信藏入怀里:“要不要让常大人派人来查。”

“就这么出丧罢。”傅大老爷摇头,且不说查到了什么,单单是要去查就得闹的众所周知,“父亲年纪大了,当初你过来询问南平的事时他就有些预料,就让他早早入土为安,不要再受这些折腾。”

到底与什么事情有关,两个人心中也有数,随后,沈老侯爷看着他问:“德王可有找过你?”

此话一出,书房内彻底安静了下来,傅大老爷没有直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缓缓道:“父亲致仕多年,早已不闻朝中事务,我今年也有六十七,早该退下来了,皇上虽说年轻,却不是没本事的人,身边带着的几个人我看都不错,我老了,这早朝去不动,旁的也不想管了。”

沈老侯爷焉能不知他这话的意思,半响:“你我都一样。”

…………

书房内的这番谈话并未引起什么动静,从书房离开后,沈老侯爷去了灵堂拜祭,里面的气氛倒也缓和,八十多岁高龄过世,无病无痛的,许多人还都求不得。

这时辰来九庄奔丧的人更多了,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傅阁老的学生,最年轻的一批如今也都三十好几,傅家上下忙着招待,沈老侯爷拜祭完后也没再傅府逗留,与儿子一同回了阜阳城。

回府后沈老侯爷进了书房后就没出来,直到傍晚,天色暗下来时,饭都来不及吃,他又匆匆出府,去了一趟荣昌侯府。

皇宫这儿得知傅阁老过世的消息后,很快派了人前去吊唁,虽说这件事阜阳城中有人说起,但红白喜丧又不能引起多大的波澜,很快便被腊八节的欢乐气氛所覆盖。

第二天,天未亮宫中便开始派人往各府赐腊八粥,天稍亮些时,阜阳城中各家各户也开始往亲戚邻里分送腊八粥,大街小巷飘起了一股粥香,数九寒天时,尤为诱人。

城内外的几座寺庙,早早就开始分粥给香客,领粥的队伍快排到了山脚下,天亮时城中和城外各处的粥盆也都已经设立起来,城外的要比城内忙碌,到了下午时,不少百姓赶过来,领粥的队伍也排的很长。

皇宫中,清早德王带着徐侧妃前来请安,在延寿宫中坐了快有一个时辰,不见皇后娘娘过来,便问太后:“母后,怎么不见皇后娘娘?”

“今天腊八,天不亮时皇上和皇后就来请安过了,陪哀家吃了早膳才回去的,这会儿随皇上去宗庙里了。”太后看向徐侧妃,成婚一个多月,德王府倒是打理的不错,但也不能拖的太久,等明年灏儿大婚后,应该也是能和王妃好好相处的。

秋瑶已经习惯了入宫的,在太后这儿只要扮乖巧就好:“天有些冷呢,皇后娘娘怀着身孕,来去可得多加小心。”

“皇上在呢,照应的过来。”太后想起一些事来,便将他们去宗庙的事淡淡略过了,转身问德王,“皇上在查二十年前南平的事?”

纪灏点点头:“儿臣劝过皇上,这件事还是不查为好。”

太后倒不这么认为,王国公那些个人本就不安分,仗着当初随同先帝御驾亲征得来的功劳,这两年来上窜下跳的,要是能找了机会好好敲打,便再好不过:“要是真有所隐瞒,王国公欺君犯上,就算是你父皇不在人世,这也是逃不了的。”

“就算是欺君犯上,王国公为的也是大晋的安稳。”纪灏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脸上噙着些许笑意,“要是因为这些有所隐瞒,儿臣觉得他做的也没错,那时南平刚经历过战乱,若不用些手段,也无法顺利将那些事办妥。”

太后一愣,怎么会没错,要是真如传的那样,纵火之人不是那些官员,而是和王国公他们有关,那可是数百条人命啊,当时南平已经战败,南平人也是大晋的子民。

“皇上本就和南平有血脉上的牵扯,这是割舍不断的,这种事前,就更要避清些,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猜忌。”

这话听着也没错,皇上是南平公主所生,身上流着南平王族的血脉,即便是不偏不倚,也有人会觉得他向着南平,二十年前的事翻出来,就更容易引起闲话了。

可这并不是保不保身的问题,隐瞒实情本就是错,杀人放火更是不对,这两件得分开来看。

太后看着儿子,嘴角微动了动:“灏儿你是觉得,皇上不该查这件事。”

“自然是不该查,这与流言蜚语又有不同,南平看大晋是有亡国之仇。”纪灏捏着杯子缓缓转动着,“不过儿臣想,皇上是肯定会查的。”

屋子内安静了下来,太后心中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来,总觉得灏儿这番话有些不对劲。

很快的,纪灏所说的话应验了。

皇上并没有等孔令晟和郭大人从南平回来再做决定,而是很快对这件事展开了调查。

腊八过后没几日,九庄那儿傅阁老还未出丧,与王国公几位交好的大人都遭受了盘问,首当其中的就是与王国公一同去过南平的刘大人,他可是全程参与了南平的事,也是和王国公一同回的阜阳城,要说熟悉,没有人比他更熟知南平发生的事。

刘大人被盘问之后,紧接着就是还有几个官员,其中有两个年纪大的,早就已经致仕,还是由家人搀扶着到了刑部接受询问。

唯独就是当年主要负责的王国公还没被传召,照样是上朝,朝堂之上皇上也没有问起来,这让王国公十分的不好过。

对王国公来说就是那样的感觉,明明知道皇上在查这件事,身边相关的人都接受了巡查盘问,唯独将自己给落下了,说漏下肯定不可能,那最有可能的,便是还有更厉害的在等着他。

如此想着,王国公茶不思饭不香,平日里最喜欢酌上两口的爱好也觉得乏味无比,每天上朝时心情是战战兢兢的,下了朝也不得安宁,担心随时有人会上门来传召。

几天下来,瘦了一圈后,整个人显得更矮小了。

这样到了近二十时,阜阳城中新年的气氛越来越浓郁,各个书堂学府都放了假,孩子们多了,放鞭炮的人也多了,巷弄内时不时会传来鞭炮声。

小年将至,家家户户都忙着准备祭灶,就在二十二这天,刑部那儿常大人亲自到了王国公府,将王国公请进了宫。

南平的事其实不难查,事实当头,要么不去碰,二十年过去,知道的人越来越少,没人提起,谁也不会去追究这么一段过往,毕竟这是大晋,谁也不会多管一个亡国了的地方。

或者再过个二十年,连王国公他们都过世了,那就更没人会提起来。

可偏偏就有人挑了这件事,往下查,当初跟着先帝御驾亲征过的人,留在南平的官员,还有一些士兵将领。

人数一多,说辞很难统一,单是王国公一个人能将这件事说清楚,加上刘大人他们也没什么问题,可连那些士兵将领也算的话,这么多人问下来,说辞可都不一样了,有人说放火的是那些南平官员,还有人说不知道谁放的火,自己着起来的,更有人说,这火不是他放的。

如此再在刑部由常大人审问,将那些不同说辞的再审了一遍,梳理出结果后呈递到宫中,如此来回忙了半个多月,最后才传召了王国公。

乾清宫里有些冷,虽说添了暖盆,但殿内空阔,地上的青石板又没有铺了毯子,站的久一些都会觉得有瑟冷感,更何况跪在地上。

王国公跪在那儿,手放在青石板上,冻的有些僵。

在他旁边跪着的是刘大人,再过去是张大人,后头跪着几个将士,有些眼熟,是当初留在南平的,官职不大,回来后又没有多少交往,知道的事情少,也被传召进宫了,再后面跪着的王国公更是不认得了,都是些士兵。

纪凛坐在那儿,看着底下跪着的这些人,先看向刘大人:“刘大人,你说当时你曾上前劝说谢岐等人,劝他们归顺大晋,却反被他们所伤,险些丢了性命,你可还记得你说了什么?”

刘大人跪着也觉得有些冷,他之前还被传去刑部问过话,如今皇上问的话和刑部尚书问的一样,说辞自然也一样,否则岂不是自己打了脸,于是他一面想着之前说的,谨慎道:“回皇上的话,臣是曾劝说谢大人他们归顺大晋,只要他们愿意,之前的事先皇也会既往不咎,先皇是惜才之人,不会再对他们做什么,更何况南平公主身怀六甲,更是不希望看到他们如此。”

刘大人说完后自己还好好寻思了一番,没有出什么错,悬着的心微微放下,看了一旁王国公一眼,在刑部时他可什么都没招。

彼此都是心照不宣的,刘大人的视线王国公自然接受到了,到此刻为止,尽管心中是有担心,王国公还是没有把事情想的太严重,毕竟人都烧死了。

纪凛没有再问刘大人,而是看向跪在后头的一个不起眼的中年男子:“包围王宫时,你当时身在何处?”

“回皇上的话,末将在南平王宫内,当时就在护在刘大人身旁。”

刘大人忍不住回头看,也莫怪他没认出来,这是当初驻守南平的士兵,回来之后驻守城门,升了两阶,如今人到中年,早没了昔日的模样。

“起冲突时,刘大人可有劝过他们?”

“回皇上的话,刘大人劝过他们。”

“劝了些什么。”

“刘大人劝他们老实放下武器投降,他们这样犯上作乱是大逆不道,上奏到阜阳城,先帝也不会饶了他们,现在若是归顺,也许还能留一条性命。”

将士的声音很洪亮,这番话在殿中回响起来后,刘大人的脸当下就绿了,他提起一口气要斥责,那将士又提了一句:“他还威胁那些人,若不投降,南平公主也会被先帝定罪,到那时候,她腹中的孩子也活不了。”

刘大人也顾不得他了,忙跪着反驳:“皇上,臣不会说这样的话,更不会拿皇嗣威胁他们!”

纪凛也没有一棍子打死,而是有问了几个士兵,这些有的年纪大了早早解甲归田,有些还在阜阳城里当差,因为过去也仅是去驻守了南平没有太大的功绩,如今也就比以前高了几阶而已,放到将士堆里也很不起眼,刘大人自然不会认得。

连着问了四个人,他们都是当时包围时在王国公和刘大人身旁的士兵,说辞有细微的差别,时间久了也不能完全记得,大致的意思都是一样的,说刘大人好言相劝,不如说他是威胁。

刘大人跪不住了,现在是四个,再多来一些人也是一样的,他自己说了什么能不清楚么。

殿内安静了下来,正当刘大人战战兢兢时,纪凛开口:“刘大人,他们所言可是属实?”

“回皇上的话,臣,臣……不记得了。”刘大人干脆是低下头去,“臣不记得自己有说过这样的话。”

纪凛却很是能理解的替他接了话:“其实刘大人那样说也无妨,毕竟那些南平官员难劝服,好话说尽之后,威胁一二也未尝不可,要不然的话,他们更难听得进去。”

刘大人的头垂的更低了,他若还听不出另一层意思,那他这么多年的官也白当了,皇上是在说他不据实以报,这的确不是什么特别要紧的事,威胁就威胁了,可他偏说没有,这边让那些个士兵抖出来。

最为重要的是接下来的话,他完全是乱了头绪,不知道该怎么说。

可皇上的问话不会停,问的都是刑部尚书当初问过的问题,没给喘息和思考的机会,刘大人第一反应说出来的,和刑部回答的一致,毕竟是许多年前就归顺好的说辞,都刻在脑子里了。

但他每回答一句,皇上都要从后头那些人中挑人出来回答,大都是跟在他身旁的驻守士兵,令他头疼不已的是,他们说出来的都和自己的不一样。

问了有五六个问题后,刘大人开始乱了阵脚。

王国公发现了他的异常,扭头看去,刘大人的整张脸都涨的通红,额头上的汗都流到脸上了,还往地上滴,撑在地上的手还在发抖,神情十分的不对劲,随时要崩溃的样子。

王国公心中暗道不好。

纪凛不是没有看到刘大人的身子在发颤,翻了下眼前的卷宗后,扫了眼上面的字,开口问:“傅阁老回阜阳城复命,你与王国公前去找谢岐他们,在内起了争执,你们当时说了些什么。”

刘大人还没从刚刚的问题中反应过来,浑浑噩噩着,王国公却是一下就反应过来了,皇上这是要套话,于是他急急开口道:“皇上,当时我与刘大人前去王宫,是想劝说谢大人他们归顺,南平公主已经有了身孕,若是想南平公主和她腹中的孩子在大晋过的好一些,他们也不该如此,可谁知这些人不但不听劝,还辱骂先帝和大晋,说的话极尽难听,还诅咒南平公主腹中的孩子,我与刘大人气不过,便和他们争执了几句,还动了手。”

王国公说完,还向刘大人看去,试图将自己说的话传达给他,可刘大人只掀了下眼睛,反应并不大。

王国公又不能冲过去狠狠摇醒他,只能跪在那儿干着急,这人怎么关键时刻这样了!

纪凛便问:“刘大人,王国公所言可属实?”

刘大人这才有了反应,却还是那句话:“回皇上的话,臣不记得了。”

王国公是不能理解刘大人为什么变成这样子了,皇上才问了几句就变成这样,即便是难熬也不该垮的这么快,可身后几个与刘大人一样经历过刑部常大人审讯的官员却是能够感同身受。

一样的问题,常大人问的时候,轮了一圈后会再重头问一遍,继而打乱了问题的顺序再问,如此算起来能折腾上三四回,等放人出刑部后,整个人就像是经历了应试一般,脑子都涨疼,现在殿上皇上的问法更狠,刘大人回答一个就再问其他人来推翻刘大人所说的,一个两个也就罢了,每个都是如此,直接将刘大人问到怀疑人生,招架不住。

“不记得了,那朕替你回答。”殿内安静了会儿,皇上的声音骤然凌厉,“你威胁谢岐等人,倘若他们不肯归顺,让那些百姓不再闹事,南平公主在大晋王宫中的日子就不会好过,是不是!”

刘大人蓦地抬头,眼神有些散。

不知道什么时候撤掉的暖盆,殿内变得很冷,这么跪着,人麻木的时候,精神也跟着迟钝麻木,刘大人听到那句居心叵测时猛地震醒过来,辩解道:“皇上,臣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谢岐他们不肯听从,你便拿南平公主腹中的孩子做要挟,要求他们签下请愿书,自请贬为贱民,留在南平不来阜阳城,是不是!”

刘大人浑身一震:“皇上,臣没有,这话不是臣说的!”

纪凛眼神一厉:“你们起争执之后,你还辱骂了南平的王和王后,觉得这些人也应该和他们一样在王宫中自缢身亡,逼迫他们要把这些人赶尽杀绝!”

“不,皇上,臣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臣冤枉!”

纪凛站了起来,拿起镇石往桌上狠狠一敲,震的所有人心都跟着一抖:“不是你说的,那是谁说的!”

王国公急着抬起头,可他哪里还有机会去阻拦,刘大人跪着朝皇上那儿奔去,浑身颤抖着交代:“是王国公,这些话是王国公说的,是王国公威胁了他们,要他们签下请愿书。”

纪凛居高临下看着他,人被逼到绝境时,求生欲会占据理智,脑海中混沌一片了,说出口的话就都是下意识的,不经过思考,全是实话:“包围南平王宫之后,是谁纵的火?”

刘大人是半分犹豫都没有:“是王国公,是王国公命人在关押他们的屋外纵火。”

膝下冰凉,王国公整个人一瘫,犹如被当头浇下一盆冰水,从头到脚的冻冷。

纪凛也没有单听刘大人一人一词,问了刘大人身后同行的几个官员,还有那些士兵将士,命令可以是王国公下的,执行却得是别人,偌大的南平王宫,这火不能是一个两个人就能够放的起来,人多了,事情就藏不住。

这些声音回荡开来时,饶是刑部尚书事先知道一些,刘大人说的这番话还是让他震惊不已。

“王国公为何如此?”

“他说,他说这些人留不得,对大晋来说,这些人留着就是祸害。”

殿内死寂一般。

王国公颤抖着抬起头,擦了下额头的汗,人还是冻的不行,在做那些事的时候他很决断,也没担心过之后的事,同行的官员谁都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而那些南平官员都已经葬身火海,子丑寅卯不都是他说了算。

但他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南平公主的儿子会登上皇位,也没料到自己的儿子会将这件事挑起来,二十年,早就是放到背后的事,人都死光了还会要追究。

纪凛看着王国公,声音出奇的冷:“王国公,你可认罪。”

王国公强撑着抬起头,不肯承认:“臣没有罪。”

…………

王国公等人被关入了大牢,事情没有传开去,人们还沉浸在小年即将到来的喜悦中,隔天早朝时提起此事,卫老国公在内的几个大臣对此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倒不是说皇上这么做不对,而是觉得皇上对这件事操之过急了。

“皇上,孔大人和郭大人才出发去南平,如今都还未抵达,是不是该等他们查清楚之后再定王国公的罪。”

“卫老国公觉得还有何事是不清楚的?”根本不需要孔大人他们从南平传消息回来,刘大人招供的那些,余下相关的人所说的,足够将当初的事情还原,不是那些南平官员和将士不肯归顺,而是王国公根本没有按先帝所吩咐的去劝说,威逼不成后直接放火烧死了他们。

卫老国公拄着拐杖的手颤了下:“老臣以为,单凭这些说辞,不足以定罪。”

纪凛看着卫老国公:“二十多人的证词不能定罪,卫老以为,是否要将二十年前被烧毁的那些骸骨运回来,再将二十年前点火的物证找到,才算是证据确凿。”

尸体埋上二十年,就只剩下骸骨一具了,更何况是葬身在火海里的,有些当成就被烧成炭灰,非要扯物证,那不是笑话么。

卫老国公自然是明白这道理:“臣不是这意思,而是既然孔大人他们已经去了南平,不如等那边事情查清楚后,再行定罪,更为确凿。”

纪凛冷冷看着他们:“杨大人也是这么认为?”

跟着卫老国公一起出列的杨大人,平日里素来是低调,今天也道:“皇上,二十年前的事,的确不是操之过急。”

杨大人站出来后,隔三差五才来早朝的钟大学士也站出来这么说。

这是要出面保下王国公了,纪凛不语,朝堂上安静了下来,站在后头那些官员都没有抬头,这件事与他们无关,就不必发表什么意见。

这时,站在齐王前面的德王爷走了出来,意在劝说:“皇上,杨大人他们之所以这么说,全是为了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