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93.093:喜事(捉虫)

苏小凉1个月前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雪过后, 阜阳城的天越来越冷,到了大雪那日时气温骤降,清晨起来时花坛中都结了霜, 走在路上哈口气都能起雾。

人们忙着添冬衣, 越是冷的天气人也越发懒洋洋, 但对热闹事儿的兴趣却不会减, 十月末时阜阳城中发生了几件大事,街头巷尾说起来时,倒是热络。

先前月中时, 王国公府大门口演了一出好戏, 尚未成亲的王家小少爷在外养了两个外室, 孩子都有两个了, 找上门来时还遇上了从小就和王家小少爷定下亲事的乔家二姑娘,这一闹啊,乔家二姑娘当众就给伤了心, 放言要退亲。

好不容易暂时将事儿压下, 没隔几日, 王家小少爷让人给打了,傍晚时分巷子里传来哎哎苦叫声, 路过的人进去一看, 呵,这鼻青脸肿的人谁啊, 原来是王家那小少爷。

伤的到底有多重别人不清楚, 总之是站不起来就只能哎哎的叫, 脸颊肿的怕是亲娘都认不出,送回王家之后心疼宝贝孙子的王老夫人气坏了,叫人去报官,可王世均连谁打的他都不知道,报什么呀,大路不走偏自己跑小巷子,活该!

受的伤还没好,紧接着就是乔家正式上门来退亲,乔小将军回来,奉着父母之命,来提妹妹退这门亲事。

也就是二十那天大早,路过王国公府的人亲耳听到,王国公府前院内有哀嚎声,前来退亲的乔小将军又将王世均给揍了。

偌大的阜阳城,从来不缺少茶余饭后的谈资,王国公府的事儿还没过去,隔天,陶家那儿低调的娶了媳妇。

为何说是低调,陶家没大办也没广发喜帖,送亲的马车从宫里到了陶府,进门口拜过堂,这就送入了新房,该走的程序都走了,能简化的全都简化了,等娶进门时这左领右舍才知道陶家大少爷被皇上赐了婚,皇上将后宫妃子赐给了陶家大少爷为妻。

赐的是谁,为什么赐婚,陶家对这又是什么个看法,这些话题是一下子涌出来的,可人陶家低调的不行,没等打听仔细呢,转眼,两天后,二十三这日,是德王娶侧妃的日子。

要不怎么说阜阳城好,皇城脚下,听到的新鲜事儿都多,有时上午说的还是东家,下午就赶上了西家的,干个活儿的功夫,就有好几件新鲜事,皇家的事儿自然比官家的意思,更何况这德王爷还是死而复生回来的,先帝和太后嫡出,过去曾是太子,这一样样的,可不比那陶家娶亲来的更有聊头。

于是,阜阳城里百姓们的注意力都让德王爷娶侧妃这事儿给吸引了,二十三当天,从南边儿的城门口到德王府,全是围看的百姓。

若非有人存心闹事,这样的大喜日子,在路边维持秩序的官兵都不会太凶狠,送亲的马车是在正午时分进南城门的,沿途还有人撒喜糖。

这可乐坏了一些孩子们,拥挤着捡糖,嘴里还蹦着吉祥话,好不热闹。

人们都知道,德王爷娶的这位侧妃是个商家女,身份很是普通,追溯到祖上三代,血亲里面也就出了个秀才,这样的身份到别人府里头也就只能做个妾,她却能成为德王的侧妃。

救命之恩的回报方式有很多种,娶了人家还是侧妃,那德王爷也算是情深义重了,皇家能允了这亲事,也是出于对那家人的感谢。

要说是飞上枝头变凤凰,这话也不假。

放到几年前,德王还是太子的时候,等将来登基为皇,娶的侧妃是要直接封在四妃之列的,更甚者还能封做贵妃。

说着说着,便有人唏嘘起这德王的过往来。

迎亲的队伍其实并不算大,毕竟是娶侧妃,若是太过于盛大,将来德王妃进门时该怎么办,之所以热闹,是围看的人实在太多,等车马到德王府,进门口还有人在外头看着,不肯离去。

直到天色暗下来,德王府内拜堂过后,管事到外头撒了喜糖,人群才渐渐散去。

之后接连几日,阜阳城里说的都是德王府的喜事,而皇宫这儿,沈嫣却是在十一月初,德王成亲十天后才见到他们。

…………

之前德王爷是在临近淮阳的地方养伤,成亲那几日赶上阜阳城气温骤降,身子骨比以前差了不少的德王染了风寒,太后娘娘心疼儿子,又是派太医又是送补药,也不忙着让他们入宫来请安了,这一拖,就到了十一月初六这天才见到。

沈嫣已有三个月的身孕,入冬后衣服穿得多,看着并未显怀,一早永和宫这儿接见过陈昭仪她们后,请安结束去了延寿宫,坐了没多久,德王爷携侧妃入宫了。

一刻钟后守在外面的宫女进来禀报,很快沈嫣看到了他们。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对德王有救命之恩的女子,看到跟在德王身旁的侧妃时微怔了下,这侧妃生的好是小巧。

十四五的年纪,站在德王爷身旁,差了有一个半头,整个人看起来瘦瘦小小的,模样俊俏,倒是有另一番风情。

行礼之后,秋瑶跟在德王身后,双手放在身前,微垂着头,从中透出些紧张来。

秋瑶姓徐,家中只是做些小生意的,入了宫见了这般阵仗,肯定会紧张,太后在见她之前就因她救了灏儿的事心生欢喜,再看她这般模样,小心谨慎的,也不会像是那些个会谄媚的,心中便更放心了,温和着对他们道:“快别站着,坐罢。”

坐下之后,太后询问了些王府里的事,秋瑶都一一回答了,虽说是商家出来的,在王府中馈之事上倒是不差,也没显得小家子气,在太后之前派去的几个嬷嬷的帮助下,十来天的功夫里,秋瑶很快熟悉了王府的事物。

太后过问一些后又说到了德王的身体,很快便临近了正午。

隔壁的屋内备下了膳食,皇上有事来不了,沈嫣陪着太后一道与德王和徐侧妃用膳。

太后有多想念儿子,嘴上虽没说,这膳食中都表露出来了,大都是德王爱吃的,其中有几样是沈嫣喜欢的,端上来的汤又以滋补为主,恨不得将德王养到过去那样。

午膳过后,几个人陪同太后到延寿宫外的花园内散步消食,不多时,德王爷前去和皇上请安,到了亭子这儿,太后回去歇息,就将徐侧妃交给了沈嫣来招待。

午后的阳光暖人,照进亭子内,驱散了寒意,红莺从乾清宫内拿了两个手炉,递了一个给秋瑶。

“多谢。”秋瑶笑着向红莺道谢,比起来时,如今自在了许多。

也许是因为太后娘娘不在,沈嫣与她又年纪相仿,无形之中便少了许多压力,秋瑶看着花园内的情景,视线随即落在亭子外的池塘,笑着问:“皇后娘娘,那儿可是养了鱼?”

沈嫣命人去取鱼食来,带着她往池塘走去。

延寿宫外花园内的鱼池是后来翻新的,底下用鹅软石填过之后,晴朗的天里,阳光直射下池塘内的水很清澈,养在里面的鱼也能清晰看到。

秋瑶眼中流露出了几分新鲜来,从红莺手中接过了鱼食的碟子,抓了一把往下抛去,看着那群蜂拥过来的鱼笑了:“王爷养伤的地方有个湖泊,湖里也有许多鱼,能下床之后,王爷时常坐在栏杆旁给湖里的鱼儿喂食。”

沈嫣站在一旁没有作声,秋瑶似乎也不需要她来开口,自言自语道:“那时每天只能下床一个时辰,不能久坐,除了这个之外,也没别的事可做了。”

沈嫣看着那大把抛下去的鱼食,觉得她这喂鱼的方式,挺特别的,秋瑶忽然转头看她,笑的温和:“皇后娘娘,妾身时常听王爷说起您。”

沈嫣回了她一个笑容,没有接。

秋瑶定定看了她一会儿,碟子下藏着的两指捻着一颗鱼食,语气轻了不少:“皇后不想知道王爷的事么?”

不是不想知道,而是她这开口的方式让沈嫣觉得别有深意:“本宫听皇上说起,一年前德王爷就已经在清水镇了,你们为何不回宫?”

秋瑶这才转过身去继续喂鱼:“他伤的太重了,一年前才能行走而已,到了清水镇后又养了半年才能像现在这般,之前救他回来时,他昏迷了半个多月,后来断断续续的,两个月后人才清醒一些。”

伤的多重,养伤多不容易,吃过多少苦,从秋瑶嘴里说出来,大都是心疼的语气,沈嫣看得出来她很喜欢德王爷,每每提起德王爷时她的眼中总会泛了光彩,她对她说起这些,有几分倾诉的意思。

但听到那句“王爷昏迷的那阵子,嘴里时常念起娘娘的名字”时,沈嫣眼角微动,对上秋瑶的目光,有那么一瞬间,沈嫣觉得这眼神,颇为熟悉。

秋瑶已经转过身去了,沈嫣只能看到她的侧影,碟子内的鱼食喂了好些,大把落下去时,秋瑶还在说:“之前不知道王爷念叨的人是谁,来了阜阳城后我才知道,那原来是娘娘的闺名。”

沈嫣心中腾起一股异样来,换做是别人来说这些,并没有什么奇怪,可眼前的人是德王侧妃,对着当事人说自己的丈夫中意她,这又是什么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