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86.086:骨肉

苏小凉1个月前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二皇子还活着的消息, 在当天夜里悄然传开,阜阳城内已经将此事说的很传神,“有人”在阜阳城内看到过二皇子, 而这“有人”,在这天夜里过后, 第二天时又有了新的说话,二皇子要回来了。[12小说网]

这不像是前些天那样, 只是传传而已,第二天清晨, 起得早的, 住在南城门口附近的百姓有看到官兵护送的车驾出城去, 不到半日的功夫,那马车回来了。

这半日的功夫,阜阳城里四处传起了二皇子要回来的消息, 所以马车从南城门回来时, 有许多人在街边围看。

也不用猜测,前头骑马的人就是卫国公府的公子, 后面的官兵瞧着又不像是普通巡逻的,马车走在百丈街上,瞧着就是往皇宫方向去, 人们议论纷纷, 当下就确定了马车上坐着的是二皇子。

人群里不知谁起了这个头, 竟还有人跪了下来。

这是连带的效应, 第一个人下跪就有第二个, 马车经过时,一排的人下跪,百丈街由北至南那么长的一条,这场面十分的壮观。

两年前,二皇子还是太子时,他就深受百姓的爱戴,百姓的想法是简单的,好人就该活着,更何况是这样一位好皇子,这一跪是感恩人还活着,可在有些人眼中,这样的场面又能衍生出许多的含义来。

马车出城时也没有明示这就是去接二皇子的,回来时在别人争相奔走下,围看的人越来越多,最后马车不得不减缓下速度,两侧的官兵开始维持秩序,这才得以顺利通行,比预算的时间晚了两刻钟才到宫门口。

而此时的宫中,太后娘娘等的有些焦急。

今晨,皇上在早朝前过来请安,提起了这件事,才刚醒的太后并没有缓过神来,过了许久才不敢置信的重复问了皇上,莫说是之前听到过多少传言,真真正正得知儿子还活着,这感受又怎么能与之前的相提并论。

后来皇上去早朝,太后这心就没平静下来过,她忙叫林嬷嬷侍奉自己起床,就算是还得过好两个时辰才能见到儿子,她依旧是坐不住,叫人去备给灏儿穿的衣裳,又叫人去备灏儿平日里喜欢吃的点心,忙里忙外的,就没停过。

有几回坐在那儿说到激动处,太后的脸颊还会涨红,眼见着喘息的幅度都大了许多,林嬷嬷知道这是上不来气了,差人端了参茶上来,安抚了好一阵才让太后平静了些。

可这平静不能维持多久,太后倒是不忙乎了,但视线一直看着门外头,偶尔看摆在那儿的沙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后,太后这心,从起初的惊喜到现在时间差不多时还没听人来禀报,又开始有些担忧。

“哀家感觉这还像是在做梦一样。”皇上早朝前来说了这件事,如今人走了,她总觉得他说过的那些话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林嬷嬷从她手中拿过了参茶,轻抚她的后背:“娘娘,这不是做梦,二皇子还活着。”

不是做梦啊,太后娘娘望着门外,重复问着:“什么时辰了。”

说是午时前能到,如今已经午时了,林嬷嬷知道娘娘心里着急,示意候在那儿的宫人出去瞧瞧,随后安抚太后:“差不多到时候了,让人去瞧瞧,若是有什么事的话皇上那儿也会派人过来,娘娘莫急。”

就差了那点时间,没见着人,太后这悬着的心就是放不下来,林嬷嬷重新端了热茶过来:“若是皇后娘娘在这儿就好了,由她陪着您。”

“她得静养着。”太后神色微凝,倒是让林嬷嬷转移了些注意力,“哀家倒也忘了,永和宫那儿今早去过,皇后可好些了。”

“皇后娘娘原本身子也好,发现的及时,没酿成什么大错来,太医开了药,让皇后娘娘卧床静养几日,今早去看时气色已经好很多了。”

太后点了点头:“司刑所那边如何了?”

“昨天吵着说自己是冤枉的,不吃不喝,将水都撤掉后,昨天夜里消停下来了,不日就会送去长门宫。”

宫中那些糟粕事太后见的多了,昨日要不是皇上先审了,到太后手里,姜淑妃还要落不着好,平日里要争宠要使些小绊子,太后都不会过问,可这子嗣的大事,还是皇上的头个孩子,太后这儿是半点都不会姑息。

“下午再叫人去永和宫看看。”太后原本是要亲自过去永和宫的,但她近些日子身子不利爽,怕自己这带着病的过去影响了胎气,“将卫家送来的那支老参送过去。”

“是。”

正说话时,之前出去的宫女匆匆走了进来,到门口时脚步缓下来,说话的语气可半点不缓,边是迈进来边道:“太后娘娘,马车进宫了!”

太后倏地站了起来,林嬷嬷赶忙扶住她,这可拦不住了,太后朝着门外走去,神情里满是急迫。

即便是才进宫,到延寿宫这儿还需好一会儿,太后却是如何都坐不住了,站在门口,看着宫门口那方向,望眼欲穿。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正午时分的太阳照在人身上暖暖的生出了些懒意来,长时间站着腿也有些酸乏,林嬷嬷搀着她,那方向终于有了人影。

太后不由提了气,领路的是皇上身边的李福公公,再接着是卫国公家的二公子,太后的视线落在了侄子身后的人,仅是那一瞬,热泪纵横。

她的灏儿。

…………

太后是个很坚强的很,这一生走过来,什么事都挺过来了,但见到儿子死而复生时,太后是止不住的落泪。

屋内塌上,太后坐在那儿,纪灏就在她旁边,她握着他的手没有松开过,另一只手颤颤巍巍从他脸上抚过,清楚的看到他脖子上的疤痕后,泪眼更是汹涌,说不出话来,就是激动。

林嬷嬷又是高兴又是担忧,就怕太后激动过了头,外头方太医早就等候多时,为的就是有什么万一。

所幸太后这是喜不是悲,情绪再激动,也没晕过去,就是舍不得放开手,就怕松开了这就跟做梦一样,醒过来,眼前的人就要消失不见。

“灏儿。”太后搂住了他,喃着他的名字,“我的灏儿。”

屋内的人无一不红了眼眶,纪灏轻拍了拍太后的背安抚:“母后,儿臣还活着,您切莫再伤心了。”

“不伤心,哀家怎么会伤心。”太后松开他,抹了下眼泪,但看他消瘦了许多的脸庞,这眼泪就是止不住啊,有太多想问的,“告诉母后,你这两年究竟怎么过的。”

提起这两年的事,太后听了肯定又要伤怀,受了这么重的伤,九死一生从山兽嘴里捡回命来,在病床上养了半年才能下地,又调养了半年才有现在这样的光景,哪个做母亲的听了心里会不难受。

不能再让太后娘娘哭了。

纪灏笑的温和:“母后,儿臣如今活着回来了,这些事儿都不重要。”

太后凝视着他,这笑容,果真是她的儿子。

心中莫不又有些心酸,说的轻描淡写,哪里是不重要可以盖过去的,他这是怕自己听了伤怀。

“好,你说的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就让人将府邸收拾了,你在宫里多陪母后几日。”太后说着说着便又落了泪,“让母后好好看看你,总觉得是在做梦一样,阜阳城里传起来时哀家还不敢相信,你这是吃了多少苦啊。”

纪灏也没反对要留在宫里,如今是什么都依着太后的,倒是提了句:“不必这么麻烦再安置府邸。”

“不是另外安置,是母后在你父皇那儿求的。”沈灏出事时还是皇子的身份,先帝要追封,太后觉得不必太隆重,就求了这封王的诏书,之后三皇子造反,紧接着先帝驾崩,朝堂中混乱了一阵,好不容易新皇登基平定下来,已过了两个月,那时还在国丧,太后便将这圣旨收了起来。

“你父皇封了你德王,赐的府邸空在那儿,匾额都没挂上去,你既回来了,哀家就让皇上将这旨意宣出去。”

这件事纪灏倒是不知道,来的路上卫祺也没告诉他,或者是连卫家都不知道这诏书的存在,便问:“皇上可知此诏书?”

太后望着他,皇上那儿她倒是不曾担心:“皇上不知道,在这之前,皇上曾还想追封与你,被哀家拦了下来,想来这诏书也正合他的意思。”

“儿臣想,这诏书还是先告知皇上好一些。”纪灏沉吟片刻,语气里虽未露那意思,但其中另一层的担忧太后可听得明白。

但在太后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大事:“皇上皇后与哀家一样,都是盼着你好的。”

提到皇后,纪灏神情微动,语气缓了几分:“嫣儿她……可好。”

“她与皇上挺好的,如今身子重,也不便过来。”太后像是有意要将皇后的事简单略过去,提起他在清水镇的事,“皇上说救你的人是兄妹二人,他们可来了?”

“改日再让他们进宫来见母后。”对上太后有些期盼的眼神,纪灏脸上随着那抹笑意,“母后是想见见秋瑶?”

太后笑了,她听皇上提起,灏儿与那女子十分的亲近,心底里便多了些想法,灏儿的年纪这都二十有二了,如今回来了就该考虑成亲生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