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72.072:欣喜

苏小凉1个月前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永和宫这边请安过后, 下午时,沈嫣带着红莺去了延寿宫。

昨天一早太后才和沈嫣提起过关于这子嗣的事,今天初五,皇上才不过去了大佛寺一天而已,十二个时辰间, 这就突降了个好消息。

听到沈嫣说有身孕时, 太后坐在那儿半响没反应过来。

实在是因为这消息太令她高兴了, 高兴到有些不敢相信, 这才一天工夫,反应过来后太后拉着沈嫣的手,忙叫林嬷嬷再去将方太医请过来:“这么大的事怎么现在才告诉哀家。”

其实一早方太医诊脉到现在, 也就四个时辰不到, 沈嫣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太后看着她又笑,高兴的脸颊都泛了红光:“这是好事, 大好的事啊。”

“母后,您别激动,方太医都说了您不能大起大伏。”沈嫣忙安抚她, 就是担心她的身子骨。

“这样的事怎么能不激动, 再多来几回哀家都受得住。”太后朗笑,打心眼里的高兴, “这也是好兆头啊, 入夏以来接连不断是事儿, 总算有个好消息, 等皇上从大佛寺回来啊,这天很快就会好的。”

就挨着皇上去大佛寺的日子,可不就是好兆头,太后都打算好了,等皇上回来,这第一场雨下的时候再宣告皇后有孕的消息,届时才是举国同庆。

沈嫣微红了脸:“母后,这还不清楚呢。”

“不论是男是女,这都是好兆头,你且安心养着,别的都不用担心。”太后自然是希望一举得男,但才有的,可不能说那样的话惊动了胎气。

说话间,方太医来了,隔了半日的功夫又给皇后娘娘请了脉,这回用不着那么久,很快方太医便禀报了情况,怀上的日子还短,脉象虽浅却沉稳的很。

太后这才放下心来,算了算时间:“怕是在避暑山庄时有的。”

沈嫣心跳一快,别人不知,她却清楚避暑山庄那两个多月里发生的事,脸一红,倒是透了好气色。

嘱咐过方太医,暂且将这事儿瞒着,又领了一回赏赐,林嬷嬷送方太医离开,太后娘娘拉着沈嫣的手,舍不得松开,恨不得将自己生了两个孩子的经验都传授给她,首当其冲的就是即将要来的害喜:“哀家怀那两个小子时都不顺遂,折腾到了五六个月还不舒坦,倒是你,这回盼着他乖一些,是个疼娘的才好。”

太后娘娘的两个孩子是不能提的,便是她自己提起来,最好也不要往下接,因为最后还是免不了会说到生死,心里一难受,身子也不舒服。

沈嫣便岔开了话题:“母后,昨天夜里儿臣梦见了一条金蛇。”

太后笑了,看了眼她的腹部:“敢情是早早来托梦过了,那是民间的说法,梦见蛇绕身,便是有喜,有可能是自己的,也有可能是别人的,你梦的还这么有灵性,我看啊,是哪尊小神托生到了你肚子里。”

当朝皇帝是真龙天子,皇后娘娘怀的子嗣要说是小神托生,那也不为过。

沈嫣低眉笑着,守在外面的宫女进来禀报,张贵太妃带着齐王妃和小世子入宫请安来了。

太后眉宇微动,声音有些亮:“带进来。”

…………

齐王妃是四月里生的孩子,如今孩子快满半岁。

照理说这么大的孩子不该带出门,但出生以来就没有带进宫过,满月时宫中也只派了人送了贺礼,张贵妃太妃心里不得劲,总想借机会入宫。

六月时太后娘娘病了,不适合入宫,在避暑山庄呆了两个多月,如今这时节正好,不冷不热,再迟一些她也怕冻坏自己的金孙,这不,抓紧的入宫来了。

张贵太妃走进来时,满面春风,后头跟着齐王妃,再后头还有一串的人,都是照顾小世子的,进屋时都留在了外面,只走进来一个抱着孩子的奶娘,张贵太妃坐下就说道:“男孩子就是不好养,三四个人顾着还不够,现在半岁了,皮的很,能坐起来了什么都要摸,抱都抱不住。”

说罢,后头那孩子果真是抱不住,在奶娘怀里闹腾的很,太后笑眯眯看着,张贵太妃便将孩子抱到自己怀里,就那转手的空档,也是这孩子机灵,伸手揪住了张贵太妃的耳坠,用力一扯。

“哎!”

小孩子手劲不小,张贵太妃被这么用力一扯,耳坠没下来,却疼的冒泪,忙抓住孙子的手,从齐王妃手里拿过个玩偶递给他,孩子心性,看到喜欢的东西边松了手去抓玩偶,张贵太妃这才得以解脱。

扶了扶耳坠后,张贵太妃很快恢复了神色,冲着太后笑道:“姐姐你说是不是,男孩子就是顽皮。”

太后抿嘴笑着,看了眼她怀里的孩子:“这孩子叫什么呢?”

“聪哥儿。”

齐王和齐王妃两个人模样都不差,孩子养得好,生的也好看,太后心生了喜欢:“来,哀家抱抱。”

张贵太妃抱着孩子的手微不可见紧了下,随后林嬷嬷上前时,她隐晦拒绝道:“这孩子认生,怕是不要别人抱。”

话才说完呢,聪哥儿看到林嬷嬷后,扔了那玩偶,伸手就要讨抱抱。

“……”

沈嫣是看着张贵太妃的脸色由笑转了尴尬,又转了笑将孩子递给林嬷嬷,她是小辈,不能将神情表露的太明显,只能端着浅浅的笑这么忍着。

林嬷嬷将孩子抱过,张贵太妃还想说什么,可见太后娘娘抱了孩子后,孙子十分给面儿的哼都没哼一声,张贵太妃便泄了气,随即夸道:“这孩子可真是人精儿,在家都不要别人抱,到了这儿就是喜欢。”

沈嫣端起杯子轻抿了一口温水,抬头看向齐王妃,毕竟年轻,脸上是掩不住的尴尬。

太后虽然不喜张贵太妃,却很喜欢孩子,这么大的孩子能知道什么,还不懂事呢,她轻轻捏了捏他的小手:“聪哥儿,我是你皇祖母。”

“……”张贵太妃脸上的表情一瞬裂开,这全天下,可只有一个皇祖母,就是她亲孙子,也得叫太后皇祖母。

沈嫣又抿了一口温水,里面添了枣儿,还有些甜。

孩子是顽皮,这边摸摸,那边摸摸,很快就把玩着太后手腕上的佛珠不放,太后客气的很,摘了下来松开后直接给他挂脖子上了,笑着哄:“送给你了。”

上好檀香木雕磨而成的,太后戴了有十来年了,这就给了他。

齐王妃知道太后喜欢礼佛,也听齐王提起过,手上戴的不说价值,就是这心意也太重了,齐王妃忙起身婉拒:“太后娘娘,这太贵重了,聪哥儿还小,怕是要被他扯坏。”

聪哥儿玩的可高兴了,听到母妃说话,还高兴的朝她看去,太后笑了:“就是一串珠子,扯坏就扯坏了,哀家戴了些年,开过光的,你们要是不嫌弃,就拆分开来给这孩子随身带着,保保平安。”

“这怎么好……”齐王妃犹豫的看向张贵太妃,张贵太妃看着孙子,还在心塞。

指望着他给自己搏几分颜面来,即便是心里头知道这皇位和自己儿子无缘,和自己孙子更没缘分,可几十年斗下来,如今临了老了,自己先得了孙子,还是想要争一争,心里痛快些也好。

可孙子玩那佛珠玩的忘乎所以,莫说是哭了,闹都没闹。

反应过来后张贵太妃道:“既然是太后娘娘赏的,就收下吧。”

齐王妃坐了下来,聪哥儿在太后怀里坐腻了,四下看着,便看到了沈嫣,双手抱着太后的胳膊,眼睛一溜不溜的看着沈嫣,圆鼓鼓的别提多可爱了。

沈嫣软了神色,抬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这下聪哥儿高兴坏了,想要沈嫣抱抱。

五六个月的孩子还没这么灵活,会伸手却没能扭动身子从太后身上下来,可意思是表达的很明确了,他想到沈嫣那儿去。

太后不动声色的抱紧了他,轻摸了摸他的头,示意林嬷嬷将匣子取来,里面放着的是一副红玉九连环,剔透的红色十分惹眼,拿起来时又有好听的声音,很快吸引了聪哥儿的注意力。

张贵太妃心有不甘,看着皇后娘娘道:“之前琇滢也是吃了个方子后才有的聪哥儿,今儿我也将方子给带来了,皇后娘娘若不嫌弃,可以让太医院里的人瞧瞧。”

“贵太妃有心了。”沈嫣笑着道谢,既然带来了就收下,一番好意怎么能拒绝呢。

太后陪着聪哥儿解九连环,抬了下头,也是这意思:“既然是贵太妃的心意,明儿送去太医院让方太医好好看看,希望来年啊,能生一个像聪哥儿这样的孩子。”

齐王妃脸色微变,看了眼皇后娘娘,正好对上皇后的视线,沈嫣冲着她善意笑了笑,齐王妃心中却是作了鼓,如今已是九月,太后娘娘这么说,莫不是皇后娘娘已经有了。

面上还是沉静的,与婆婆相处这么久,齐王妃的这点心思还是藏的住的,想着回府以后要赶紧和王爷提一下这件事,之前王爷就说过,阜阳城里是非多,等皇上有了子嗣后,得找机会去封地。

转过心思后再看婆婆,齐王妃便有些不忍直视,太后娘娘心里门儿清的,这回特地把孩子抱进宫来,回家会后怕是又要郁闷上两日。

一把年纪,这又何必呢。

…………

快近酉时,太阳下山,屋外天色有些显暗,这时的大佛寺内,刚刚斋戒一日,寺庙上下才刚传开上尘大师圆寂的消息,主持祭天大典的人改为上尘大师的师兄,济生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