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54.054:套路

苏小凉1个月前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纪凛问了后, 屋内安静了下来,沈嫣垂眸看着他, 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纵使清楚心中所想,在表达上,沈嫣是含蓄的,能对墓碑说与,能和大宝说与,面对他时,沈嫣却是有些羞于启齿。

半响, 纪凛耳畔传来了她的声音:“说了些以往的旧事。”

纪凛轻哦了声:“哪些旧事?”

沈嫣便说起六月时阜阳城赏荷的事:“避暑山庄那儿的荷花应该开的很好,往年有幸去过两回,都是照着宫里来养的, 品种还多一些。”

“避暑山庄建在后,是一年大旱,阜阳城这边连日不见下雨, 天越来越热,先祖皇帝下令在令湖上修筑了避暑山庄。”建成之后每到旱年,都会搬去住上两月, 先帝在时,几乎每隔两年都会去一回,偶尔山庄里还有宴会,纪凛小的时候没机会去, 长大了些, 容婕妤过世后, 他倒是去住过两回。

“我听祖父说起,先祖皇帝是个会享受之人,望风台也是他所建。”

皇宫背面有一处高台,名叫望风台,数百阶的梯子叫登天梯,这高台不用做祭天也不用做求雨,先祖皇帝在时是用来夏日乘凉的,为此先祖皇帝还下了令,往后子孙也不许用望风台做国事之用,除了乘凉,旁的都不允。

以至于这座高台到现在为止还只有乘凉一个用处。

纪凛的声音还算平静:“就说了这些?”

沈嫣觉察出些不对味来,有些念头闪过,也不太肯定,便又提了另外一件,都是些过去的事。

纪凛睁开眼,她脸颊红扑扑的,泛着桃色。

“有没有提到我。”

沈嫣正好低着头,对上了他的视线,没由来心尖儿一颤。

她去皇陵拜祭时肯定会提到他,所以他这么问,便是有别的意味在里头,沈嫣想得到却说不出口,于是面颊更红了,窗外风一吹,就感觉点着了似的。

纪凛起身,不满于就这么靠着,用尽了最后那点耐性,将她扑在了自己身下。

沈嫣背后是厚厚的垫子,人没有仰倒在塌上,却是方便了纪凛,一手撑着,垂头就能攫住她,唇齿间还泛着淡淡的茶香,柔软的不可思议。

片刻后,纪凛抬起头,沈嫣喘着气,一双眼眸中饱含了氤氲,就这么看着他。

纪凛的声音沙沙:“菀青,你这样看着我,我受不住。”

沈嫣瞪大了眼,倏地意识到了他所说的,原本就通红的脸,这下都能沁出血来了,她的手还揪在他的衣服上呢,松了松,未等反应,纪凛就证实了他是如何的受不住。

可搂着她往塌上躺时却撞到了左臂,沈嫣一下便清醒了过来,担忧他的伤势,想拆开纱布看看。

纪凛微叹了声,只能看着她抱药箱过来,拆开纱布,果真,脆弱无庇护的伤口上,好不容易止血结了一层薄痂,这一撞,又裂开了,虽说血流的不多,可不利于伤口复原。

“原本这伤就比别的箭伤好的慢。”沈嫣瞪了他一眼,别人受伤是老实躺着修养,他这几日没休息好,之前箭上还淬了毒,更是好的慢了,他却还不老实。

纪凛有些无辜,如何说呢,圣人都不一定老实。

稍退了红晕,依旧是面若桃花,微肿的嘴唇上透着晶莹,她还瞪大眼看他,水盈盈的,哪处对他而言都是致命诱惑。

纪凛转头看重新上药包扎过的左手臂,只能先将心思歇下。

“围场回来之后皇上就没去过各宫。”即便是装样子,也不能太过于敷衍啊。

“明日我就去。”纪凛点点头,他正好有打算。

沈嫣替他脱了外衣,夜已深,没再多说什么,两个人就寝。

接连忙了几日,沐浴过后,歇下了疲惫,纪凛睡着的很快,反倒是沈嫣,还醒着。

沈嫣枕在他的手臂上,即便是睡着了,右手还牢牢护在她后背处,她抬起头,适应了帐内的昏暗后,这么近的距离,能将他看的很清楚。

是瘦了。

受了伤都没能好好养病。

沈嫣轻轻抚了下他的眉宇,白家是一根肋刺,要拔掉,自己也得受重伤,所以不能操之过急,要么缓之,要么一击必杀。

之所以这次查的这么紧,恐怕也是因为她。

一国之君是不能容忍这样的事,初登基时不稳,到后来必定是要将这些人压下去的,沈家出了个皇后,已经足够惹眼,所以祖父在支持皇上登基后,对朝堂上的事插手的并不多,再者祖父年纪也大了,爵位都传给了父亲,也能有理由不管事。

倒是那白家,白侯爷和父亲年纪相仿,正值时候,不可能歇的下心思。

尽管皇上是被人推上去的,尽管他不如二皇子,没有经过正统的培养,也不被先帝重视过,可到底身上流淌的是纪家人的血,是先帝的儿子,哪能真的这么好拿捏,要沈嫣来说,皇上比二皇子还要来的固执。

沈嫣抚平他微皱起来的眉宇,往他怀里靠了靠,迷上了眼。

…………

四更天时服侍皇上起来,送他离开后,沈嫣写了一封信,让红莺清早出宫一趟,送去大当铺给周羽。

用过早膳后,天微亮,各宫那儿前来请安。

六月初夏时正值赏荷的季节,宫中要举行宴会,这差事原本白贵妃会应承了去,不过这次她却以身体抱恙推脱了。

瞧着人是瘦了些,从围场狩猎回来之后,白贵妃的精神状态就一直不太好,沈嫣心知肚明,也不会当着面去点破,既然她推拒了,便将这件事交给了陈昭仪来协办。

姜淑妃倒是想接,但孙家出的那桩事,姜家那儿如今恨不得要将和孙家有关的都给撇清,她也是分身乏术。

底下别的人没有意见,如今四妃中就坐了淑妃,其余几个空着,大半年来也没见谁晋升,陈昭仪是三位娘娘之下品阶最高的,交给她是理所应当。

原本势头大好的方容华忽然失宠,这出乎了许多人的预料,但最近皇宫中受围场遇袭之事影响,也就没人专程去笑话这件事,只当方容华是个傻的,皇上不去清秋阁,她反倒是越活越丰润了,气色也越来越好,不是傻是什么。

可就是她们心想的傻子,当天请安过后,当晚却成了首先被临幸的一个。

半个月没到过后宫的皇上,首先去了清秋阁。

这连沈嫣都没料到,她早前提过一次,以为皇上不会再去。

清秋阁这儿,方容华更是没料到皇上会过来,自从去年十二月之后皇上就没到过清秋阁,怎么忽然间就来了。

纵使再想不明白,该准备的还是得准备,方容华出去迎接时心里还惴惴不安,这不安都已经染到了脸上,皇上来多久,及时走,来这儿是为了看公文还是看书,还是要和她下棋,还是听她弹琴……

纪凛走进来,李福手里拎着两坛酒。

皇上让她陪喝酒。

方容华有些懵:“喝……喝酒?”

可她酒量很差啊,不会喝酒。

待她反应过来,李福带人已经布了桌,都不用方容华底下的人来,方容华心里更惶恐了,看着摆在桌上的酒坛和一些菜,连吃食都准备好了,皇上这是要做什么?

纪凛不是没看到她的这些反应,指了指对面的塌:“坐下。”

方容华撑了抹笑意,坐下后双手捏着衣角,反应过来后赶紧给皇上倒酒,自己这边也倒了一杯。

纪凛忽略了撒在外头的那几滴,尽量和颜悦色的看着她:“来,陪朕喝一杯。”

皇上要是打算在清秋阁里过夜,那她还不如一醉方休,方容华想的也是极快,端起杯子一口就将杯子里的酒给喝完了,正欲眯眼抵挡酒的烈性,却只品尝到了酒的芬芳和甜,没有想象中冲人的味道,反而很好喝。

侍奉在旁的李福给她斟满酒,方容华看了皇上一眼后,低头抿了口,眼眸微亮。

“这是果酒。”纪凛抿了一口,“皇后很喜欢喝。”

方容华抬起头,两杯下肚后,暖烘烘的感觉飘上来,舒舒服服的,听皇上提起皇后娘娘爱喝,方容华笑了,憨憨道:“皇上,这酒一点都不烈。”

“是啊,你可喜欢?”纪凛露了神情,李福赶紧给方容华又倒了杯,看着她有些喜欢上的样子,心中叹息,容华啊容华,您真是想得太简单了。

这样小杯喝果酒,很快就四五杯下肚了,杯子虽不大,加起来量却不小,关键是,果酒喝着不烈,后劲却不小。

这不,方容华的后劲爬上来了。

红扑扑着脸看着皇上,觉得皇上今晚瞧着也没那么可怕,一定是因为这皇后娘娘爱喝的酒的缘故。

纪凛见差不多了,抬了下手,李福停止给方容华倒酒,以免真醉晕过去,一头倒在塌上起不来。

“方容华,你和陆婕妤的关系如何?”

方容华呆了片刻,手托腮看着皇上:“回皇上的话,妾身和陆婕妤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嗝……很好。”

“她像你姐姐一样照顾你。”

“对……她像亲姐姐一样待我好。”

妾身和我都分不清了,纪凛掂着火候问她:“围场狩猎那晚,你们出去散步,遇见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