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43.043:遇袭

苏小凉1个月前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别说是沈嫣自己, 就连在场的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与沈嫣而言, 遇到这样的事情第一反应就是揪紧手里的缰绳,脑海中思量的如何躲避没那箭射过来的速度快, 她不会武功, 也没有那样的反应速度。^12^小^说^网^

惊呼声响起,要想把她拉到怀里来不及, 推开又会摔倒在地受伤, 纪凛那尚未射出去的箭, 飞速的朝马匹的脚下射去, 马顿时受了惊, 驮着沈嫣朝前奔去。

飞过来的箭从沈嫣骑着的马背上方略过,就似是贴着她的后背衣襟,能感觉到劲力飞驰而过, 射进了树丛中。

四周静谧。

孔令晟他们回过神后即刻戒备,带着其中几个侍卫拔剑,拨开树丛朝前探去。

这时若是误射, 早该有人出声了, 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的,倒像是伺机而动。

侍卫们打了手势,悄悄过去, 纪凛跳下马, 朝已经在前面的沈嫣走去, 这时的林子深处, 辨不清位置的地方,一张弓被隐藏在树叶之间,拔箭上弓。

枝杈的另一边还蹲着一个,蒙着面,目光紧盯着刚刚受惊跑动的马,眼神中尽是戾色,语气阴冷:“天生皇后命,真有这么好的运气,我倒要看看老天爷对她有多优厚!”

附近的树上皆有蒙面人埋伏,看得清的就有十来个,底下树丛间还难辨人数,这些人在此已经藏了许久。

纪凛朝沈嫣伸出手:“别怕。”

说害怕,不如说是反应不过来,人还有些懵,沈嫣伸出手时还有些颤抖,纪凛牢牢的抓住了她。

“小心!”

拉住她的手忽然用力,沈嫣的腿还没翻过来,整个人就被纪凛拉了下来,别说是支撑,全身的力都压在了他的身上,纪凛抱住她后朝后一跌,倒在了地上,马匹受惊,朝水潭那儿冲去。

第二支箭射在了树上。

“保护皇后娘娘!”

“快去叫人!”

侍卫们将皇上和皇后保护了起来,其中两个快速驾马朝林子口冲去,却不料那深处连射出两道利箭,直中了侍卫的后背,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密林深处暗声:“他们过来了!”

“撤去那里,你们拦住他们!”

“大胆!”

打斗声从林子那儿传出来,还有七八个人直接冲出林子朝沈嫣冲过去,纪凛扶起沈嫣抽剑,将她护到身后,沉声下令:“左信,以树为掩,通知工部侍郎。”

左信朝之前他们分散的地方飞奔而去,剩下的侍卫来抵挡这七八个人足矣,但他们的目标极为明确,就是冲着皇后娘娘来的,除却两个抵御冲过来的侍卫,余下几个人就打着突破一侧的保护,要将这圈子咬出缺口来。

有一道箭从另外的方向飞过来,纪凛抬剑将其击开,沈嫣自觉靠到树后遮挡住自己。

“退!”

侍卫包围着皇上和皇后,朝后缓缓退去,那边水潭那儿,又冲出了六个人。

打斗时,一个蒙面人身后,另一个蒙面人忽然举弓,朝沈嫣躲着的位置射过来,瞄准的位置极为巧妙,就冲着她侧边露出来的一些痕迹,调整方向过后又是一箭,十分的快速,决意要置沈嫣于死地。

“皇上!”就算是刚刚屡屡遇险沈嫣都没有惊出声来,看着挡在她身前的纪凛,那箭直刺入了他的手臂,就在他举起替她挡的时候。

那头几乎是同时的,沈致铭的箭直中蒙面人的手,打断了他再想追箭杀人,看着他弃下弓箭要逃,沈致铭追了上去,让穆哲成留下来保护皇上和皇后。

沈嫣扶住纪凛,不敢用手去碰那支箭,小心的避开后扶着他靠下,抬手替他擦去额头上逼出的汗,掩不住担心:“皇上,您别乱动。”

“我没事。”纪凛握住她的手捏了下,笑着安抚她,“真的没事。”

怎么会没事,那箭刺的那么深,沈嫣扭头看去,透过这些侍卫间,那边二哥已经将那偷袭的人追到了水潭边上。

越是近的距离,对于弓箭手来说就越没有优势,更何况他的手还受伤了,挡不住沈致铭几下,被逼跳下水潭后,就再也没有还击之力。

少了个能偷袭的射手,剩下这些蒙面人和侍卫打在一起,根本无法接近皇上和皇后。

此时,林子内接近了尾声,孔令晟带人赶回来,蒙面人更没有胜算,这些人见势,没再恋战,要从来的方向逃出去时,忽然,水潭对策,冲出来数十个黑衣人。

余下的蒙面人脸上有短暂的凝滞,在他们往后退时候,这数十个黑衣人直朝着侍卫这边冲过来,没有弓箭手,没有偷袭,下手比那些蒙面人还要来的狠,刀刀都是往致命处,将保护的侍卫直接斩杀。

“哲成!”孔令晟捡起落在地上的剑朝他扔过去,穆哲成扶起皇上后,和侍卫一起朝外退去,孔令晟带人挡住了这些黑衣人的来袭,刀砍下来时,用剑抵挡,震的虎口生疼。

孔令晟下意识的做了判断,这和刚才那批蒙面人,不是同一批!

他扭头看那边退开去的穆哲成他们,心中顿生了不好的预感,高声喊道:“保护皇上!”

这些黑衣人,不是冲着皇后娘娘来的。

孔令晟被几个黑衣人缠住了,眼见着个身形娇小的黑衣人,略过几个侍卫后朝着穆哲成冲去,那打法太过于狠毒,杀敌三千自损八百,用同伙的身子做肉盾,没有丝毫手软,死了几个后,那黑衣人已经到了穆哲成的面前,一剑劈下去后,噗的一声,藏在袖下射出了一支断箭,刺入了穆哲成的腹中。

穆哲成的功夫并不差,这样三两下就中了别人的招,对上那黑衣人的视线,他还感觉他是在冲着自己笑,笑意特别冷。

推开了穆哲成后,这黑衣人朝那边的沈嫣追过去,他身后迅速跟上了好几个黑衣人。

快追到时,黑衣人不动了,抬袖朝围着的其中两个侍卫射去,下一箭就是朝向纪凛的。

沈嫣想也没想,转身挡在了他面前。

纪凛想推开她,但他发现自己渐渐失了力气,那支箭有毒。

“菀青,你让开。”纪凛按住她的肩膀想将她护到自己身后去,沈嫣冲着他笑,摇了摇头,抱住了他。

哪里有多余的空隙让他们说些什么,也没有多余的时间给纪凛再做别的反应,袖箭朝沈嫣的后背射去时,侧边飞来一支箭,打在了袖箭上,直接将袖箭打偏了,噗的一下,还刺中了个黑衣人。

“胆子可真够大的,我沈致奕的姐姐都敢杀!”沈致奕从另一边冒出来,举着弓,腰上还绑着一直兔子,那兔子只被绑了脚,还活着,一蹬一蹬的瞎扑腾着。

沈致奕瞄准那黑衣人的方向,又是一箭。

与此同时,黑衣人也放了袖箭,撞在一处后,沈致奕解下兔子扔在了地上,看那几个黑衣人追上来,开始沿着那几棵树跑,边跑边给他们放一箭,但这些箭迟早有放完的时候,沈致奕年纪轻,又怎么打得过他们,挡在沈嫣他们面前,后背顶了一记砍。

沈致奕晕的十分干脆,直接倒在地上:“这下不用罚跪了。”

“致奕!”沈嫣抹了一手的血,抬起头看走近的黑衣人,这身影,看着就不像是个男人。

沈嫣不怕死,她身前是倒下的弟弟,身后是渐昏迷过去的皇上,沈嫣一下一下将手心里的血擦干净,看着他:“谁派你们来的。”

似是打量的眼神,上上下下将沈嫣看了个遍后,视线看向了沈嫣身后的纪凛。

沈嫣向后靠了下,挡住了他,原本以为他会直接将自己杀死,等了会儿,却见到了他露出苦恼的神色。

就是今天第一批出现的蒙面人沈嫣都弄不清身份,更何况这些人,但她却看出了他对自己没有杀意。

他直接欺身下来,要把沈嫣拖开。

这么近的距离,沈嫣看到了他穿了孔的耳朵,这是个女人。

虽然对她没有杀意,拖开她的动作却十分野蛮,沈嫣抱住纪凛,她拖的更加蛮力,最后从靴间抽出一柄匕首,朝纪凛的胸口捅去。

“不要!”沈嫣挣扎着要夺她手里的匕首,未等她刺下去,肉眼看不清的速度,一柄飞刀刺在了黑衣人的手背上,匕首应声而落,掉在了草堆中。

黑衣人松开了桎梏沈嫣的手拔掉了那飞刀,血顿时滴落了下来。

沈嫣快她一步压住了匕首,黑衣人警惕朝后退去,看着飞刀来的方向,五六个蒙着面的人出现。

他们站到了沈嫣面前,将他们包围住保护了起来。

沈嫣抬起头时看到了其中一个人绑在腰间的挂饰,挂饰的下端是一枚枚铜制的圈,串在一起,由小及大,十分的眼熟。

黑衣人被孔令晟和沈致铭牵制住一部分后,这边剩下不多,这时林子那边,听闻左信禀报后,工部侍郎分出几人去围场后,带人朝这边赶过来。

不远处已经有驾马声,两拨人停了下来,黑衣人先行反应过来退了开去,确定他们不会再来后,这五六人守在沈嫣他们身旁,待到那边人马靠近后才离开,朝着黑衣人撤退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