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9.019

苏小凉1个月前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沈嫣出生在大世家,沈家上下算上淮阳老宅这么多人,什么样的事没有,沈大夫人也没将她养成温室里的花朵,糟粕的事沈嫣也算是见多了,但这样的事,就是让她去想,她也是想不到的。

和皇上的妃子私通,岂止是死自己一个。

这屋子,足足是安静了有一炷香的时辰,沈嫣看着尤良媛,张了张口,发现自己也词穷,对这件事半句评断都说不出来,咎由自取,死罪一条。

可关键是,因为宫女那一段话,沈嫣禁不住想到了别的事,王甫公公是永嘉长公主的人,他是长公主从宫外带进来的,原先也是在长公主府服侍的,换句话说,王甫要抓大宝这件事,长公主一力护下,让太后娘娘开口饶了那太监一命赶出宫去,难道仅仅是因为主仆情谊?

人的想象力是无限的,有些事儿只是最开始没有想到,一旦想到了,往外扩散开去还不容易,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都会蹦出来,沈嫣觉得,永嘉长公主是知道王甫假太监的身份。

这样的糟粕事儿沈嫣倒是听过一些,谁家夫人年纪轻轻丧夫的,家中正好无人,继承家业后立了贞节牌坊不再改嫁,可又耐不住寂寞,在后院养些人也是有的。

永嘉长公主嫁去马家没多久驸马爷就病了,成亲不到半年驸马爷过世,之后长公主搬去公主府住,养了人在府上,带入宫时佯装成太监,这样解释起来才说得通她为何会保下王甫的性命。

想到这儿,摆在沈嫣面前最头疼的事儿不是尤良媛珠胎暗结,而是这件事所带来的影响,宫内的太监和皇上的妃子苟合,这太监还是永嘉长公主带入宫的,传出去,皇家颜面丢之殆尽。

跪在那儿的尤良媛忽然朝旁边的柱子冲去,幸好两个婆子看的牢,及时给拉住了,这才没有让她得逞,被按住之后,她还想咬舌自尽,红莺快一步拿了布塞到了她嘴里,她冲着沈嫣呜呜叫着,仿佛是在说,拿她的死换家人平安。

“你以死谢罪,尤家一样逃不了罪责。”

沈嫣一句话让尤良媛安静了下来,她瞪大眼睛跪在那儿,眼泪涌落,悔恨不已。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

这一晚怡香苑的事没有传开来,但仍旧有一点讯儿传到了别人耳朵里,华阳宫那儿,白贵妃在宫里也有不少人,永和宫的人深更半夜进出,又这般神秘,难保别人不想多。

但除了永和宫的人有进出这事儿瞒不过去外,去了哪儿做了什么却是打听不出来,白贵妃人不少,皇后娘娘的人更多,各处又都是安安静静没什么事儿发生。

隔了一天后,茗申苑那儿被打了三十大板,仍在修养尚未被赶出宫去的王甫收到了一封信。

信是由一个内务府中关系交好的小太监送来的,给他送吃食时顺带塞给他,入夜之后,王甫借出恭的名义,从茗申苑离开,前往茗申苑不远处的一处院子。

新皇登基之后,由于宫中妃子人数不多,许多院舍空置下来无人收拾,也就这么一直闲置了,无人打理久而久之变成了废院,谁也没想到会被人用作幽会之用,王甫一路过来,半个人都没遇到。

他身上的伤说重不重,却也不轻,三十大板下去,就算是克制了力道,还是疼得厉害,待他进了院子内后,一个身影朝他飞扑而来,险些将他扑倒。

“怎么办,娘娘查到我这儿了,她一定是发现了我们的事,瞒不过去的,要是让皇上知道我们就是死罪一条,怎么办。”尤良媛抱住他之后不断的说着,几乎是没停过,语气内满是慌张和恐惧,还有一抹如何都掩藏不去的紧张,视线时不时朝墙头那而撇去,但王甫没有发现她的这些异样。

“别怕,不是还没发现么,凡事都还来得及,你先别紧张。”王甫耐着性子哄着,眼底有不耐烦,语气却是柔和的很,真如情深义重之人,“有什么事我们一起去解决,你别哭,好好说话。”

他的安慰不能使尤良媛平静下来,却让她停住了说话,王甫低头看她,见她哭的梨花带雨,心疼的帮她擦去眼泪,柔声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小卓子这么急着送信给我。”

“你不是教我,用老鼠血当做月事的血粘在衣物上送去浣衣局洗,但每次去看老鼠都被药死了,放不出血,我...我就在里面混了些朱砂,就在这个月,让浣衣局的人发现了。”

尤良媛说的断断续续,总算是将事情说明白了,听到她说用朱砂混着当人血涂在衣物上时,他的脸色一下就黑了,握着尤良媛的力道大了几分,压着声忍着脾气:“不是告诉你要用血,不要拿别的混。”

“我...难道要用我自己的血。”尤良媛弱弱着声音,“这次领来的药都给你了,要不然也不会一只活的都抓不到,我才多混了些朱砂,你说你拿那么多鼠药做什么去。”

“怡香苑内这么多人,你就不会让她们割一刀放点血。”说完之后王甫的声音即刻又柔和下来,看着她受惊的神情,拍了拍她的后背,“皇后娘娘不是还没发现么。”

“之前皇后娘娘身边的嬷嬷已经来过怡香苑了,还问了鼠药的事,我担心圆不过去。”尤良媛伸手摸着自己微隆起的腹部,眼神不断闪烁着,将交代的那番话说了出来,“再这么下去,他们迟早会发现我怀有身孕的事,到了这地步我又不能让景兰她们出宫去配药,怕皇后娘娘派人盯着,会被逮住,你说该怎么办,要是被发现,我们两个都难逃一死。”

王甫的神色变幻莫测,他垂头看尤良媛,重复着她的那句话:“是啊,要是被发现的话,我们两个都难逃一死。”

“你说我们要是身在寻常人家该有多好,你不用侍奉长公主,我也不是妃子,我们就能过寻常人的生活,生下这个孩子,不如,你带我离开这儿吧,我们远走高飞。”

王甫抬手,轻轻拨开她的长发,手从她的脸颊划过,慢慢摸向她的脖子,语气是异常的轻柔,带着蛊惑:“说什么傻话,你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有事的。”

“真的么,那我们......”话音未落,王甫的手猛的掐住了她的脖子。

两个人是面对面的,手也不如绫布来的好使,王甫没有一下让她绝了声音,只能是更用劲些,企图将她快速的掐断气。

尤良媛难以置信的瞪着他,眼珠子都快凸出来,满是怨愤:“你!”她为了他犹豫了三个月,错过了那么多机会,原本可以将这件事瞒的死死的,现在他却要她死。

“别怪我自私,一个人死总好过两个人,我马上就能出宫了,当然不能被人发现这件事,你忍一忍,很快就不会这么痛苦了,有这个孩子陪着你,到了地底下你也不会寂寞。”王甫用力的掐紧,这儿没有可以抵住的地方,力道总差了那么几分,他干脆将她压在地上掐,脸上哪里还有半分温柔的样子,全是凶狠的劲。

一回生两回熟,杀人这种事,头一回还会紧张,再来却熟稔了很多,要用的是绫布,这会儿尤良媛早就没气了。

眼看着尤良媛的呼吸越来越弱,整张脸憋的通红,一口气都上不去,她抓着王甫的力道也越来越轻,视线模糊前,忽然压在她身上的人狠狠一抖,脖子上的劲道随之轻了很多,耳畔传来了脚步声,有一群人进了院子。

有人将尤良媛扶到了一旁,她捂着脖子大口大口喘着气,喉咙被掐疼的说不出话来,她看向王甫那儿,见他捂着手臂倒坐在地上,手臂上正中一箭。

人太多了,还有人举着火把,人群中有衣着华丽之人,隐隐的,尤良媛似乎还看到皇后娘娘身旁站着身穿龙袍之人。

尤良媛的心猛的一跳,来不及思考什么,那门口冲进来了一个人,冲到王甫面前停下,停下时,尤良媛几乎是能听到她头上坠饰相撞的声音,她认得她,是永嘉长公主。

侧脸看不清永嘉长公主是什么神情,尤良媛只见永嘉长公主从一旁的侍卫手中抽出一把剑,一刀捅入了王甫的胸口。

她看着王甫瞪大了眼,就如她被他掐住时的样子,永嘉长公主那一剑刺的是极深,她甚至是能听到“噗嗤”一声剑入骨肉刺穿胸膛的声音,尤良媛原本还难以喘息的身体,忽然就通畅了很多。

紧接是腹部剧烈的疼痛,尤良媛懵懵低下头去,身下湿漉感传来,之后便没了知觉。

沈嫣朝那边看去,尤良媛晕过去了,她回头看皇上,这张脸沉静的,从听到那番话开始到现在都是如此,仿佛这事儿和他无关似的。

沈嫣对一旁的红莺吩咐了几句,红莺赶去了尤良媛那儿,这边,永嘉长公主双手握着剑,用力的从王甫身体内拔出来,力道之大,王甫的整个人都被剑给带动了。

永嘉长公主的双手微颤着,不知道是剑太沉还是激动的。

那一剑下去人还没死,王甫就这么看着她,张口,嘴角就往下流血,几个字艰难从他嘴里吐露出来:“长公主,你不是答应过我,我们可以永远在一......”

永嘉长公主登时怒红了眼,才拔出来的剑,又一记刺入了他的胸口,又狠又准,王甫直接喷了口血,他看着永嘉长公主,还露了个微笑,话来不及说之后垂下头去,再没了声息。

永嘉长公主松开手,王甫的身子跟剑一起歪倒在了一旁,沈嫣和皇上都没说话。

背对着他们的永嘉长公主抬手轻轻抹了下耳鬓有些乱了的头发,随即转过身来看沈嫣和皇上,痛心道:“人是我带进宫的,事情变成这样,我也有错。”